千千小說網 > 盛唐風華 > 第五百三十一章 龍騰(八)

第五百三十一章 龍騰(八)

作者:天使奧斯卡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千千小說網 www.adbzbq.icu ,最快更新盛唐風華最新章節!

    李世民召見徐樂之處并非公廨而是自己的書房。與劉武周不同,李世民不搞解衣推食那套把戲,而是把徐樂當作自己兄弟手足看待。如今城中留守的李家子女不少,可是要論及親厚,便是李世民的親弟弟李元吉比起徐樂也是多有不如。兩人不管談論何等事都不在公廨,書房乃至臥室都可相商,長孫音也不避諱,儼然如同一對骨肉同胞。

    比起之前劉武周的做作,李世民這番舉動才真正稱得上折節下交。他對徐樂也不隱瞞什么,見面就是一聲嘆息:“大兄果然在魚俱羅那里吃了苦頭。如今大軍困在黃河邊,進退不得。大人下軍令,命我帶兵前往助陣。重瞳老賊雖然年邁,

    威風不減當年,我李家幾員戰將都在他手上吃了苦頭。我這點本領又如何是他對手?要想攻下蒲津,還得有勞樂郎君費心。”

    徐樂也不客氣:“身為武人沖鋒陷陣乃是本分,魚俱羅也好執必思力也罷,在我眼中并無分別。不過二郎此番領兵,乃是助陣?”

    李世民苦笑一聲:“自然是助陣,總不能做兄弟的去奪兄長的兵符,阿娘那邊也沒法交代。”

    徐樂看看李世民并沒說話,兩人對坐無語。過了好一陣,徐樂才開口道:“某若是斬了魚俱羅,國公會不會改變主意?”“大人的心思,某也拿捏不準,先斬了那老兒總是無錯。不過魚無敵可不是個好對付的,大兄上萬人馬奈何不得他兩千人,聽說長安城又給他派了援兵,這下等若是猛虎生

    翼,更加難以對付。”

    徐樂微微一笑:“人馬越多越好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也笑道:“是啊!兵馬越多打得越爽利,我幼年時就聽過重瞳兒大名,這回正好跟他試試手,看看他的武藝到底厲害到何等地步。”徐樂雖然來晉陽時間不長,但已經感覺到李家兄弟之間那種微妙的關系。李元吉對這個二兄并不親近,平素里碰到也是惡行惡狀,全無半點手足情份。尤其聽說此次出征

    ,乃是城中文武逼迫李淵做出的決定,甚至連幾天都不肯等,這里面奪兵權的味道就更加清楚。李世民表面上不以為忤,但是對于李建成這番行事頗為不滿。如今李淵這番安排,又是讓李世民居于李建成之下,李二郎心里只怕更加不滿。這等主從名分一定下,說不定日后就會成為慣例。雖說是一奶同胞的手足,但是李世民絕

    非甘心居于人下的性子,對于這番安排自然不會滿意。李家正在打天下的時候,絕不能內訌,兄弟之間不管有何等齟齬,表面上還得維持個兄友弟恭。是以李世民再不滿意,也不能在公事上找麻煩,唯一的辦法就是打幾場漂

    亮仗,讓李淵看看到底誰是李家真正的將才,誰有資格為李淵統率貔貅征戰天下。阿爺在日不止一次提過魚俱羅的名字,言語間對這重瞳兒頗有些贊許。在大隋戰將中,這重瞳兒縱非無敵,也是天下少有,李世民萬萬不是對手。要想破敵立功,就只能

    靠自己和手下這支玄甲騎。徐樂并不會因為魚俱羅年事已高就小看了他,只不過在他看來魚俱羅越有本領,手下兵馬越多,對自己越是好事。不管李世民對自己如何親厚,身為外來客將要想在晉陽

    立住腳,終歸還是要靠自己的本領而不是貴人賞識。再說這種賞識本身也不是天上掉下來的。玄甲騎能在恒安立足,靠的是自己以一己之力戰敗恒安所有成名斗將,又攪得千越余部落天翻地覆,更是把執必家青狼騎打得落

    花流水。李世民對自己這般親厚,也是因為惡虎口一戰,玄甲騎得本領令他心悅誠服。要想在晉陽立足,玄甲騎同樣需要戰勝一個勁敵,用一個足夠強大的對手首級,證明玄甲騎對李家的作用,以及玄甲騎自身的本事。魚俱羅就是個最好的目標。至于殺了

    他之后,李淵會不會真的改變心思,讓李世民取代兄長,那就是李家的事,自己犯不上參與。自己只信奉心中的直道,世家門閥這套彎彎繞,犯不上理會。不過李世民對自己以及徐家閭鄉親確實親厚,更重要的是他行事的風格也對自己胃口。魚俱羅的名字不曾嚇破他的膽,反倒是讓李世民變得興奮起來。想要和魚俱羅較量

    武藝并非是信口開河,而是發自內心的想法。這等人倒是可以交個朋友。徐樂不需要主公明君,但也不會拒絕多幾個肝膽相照的好友。

    房門忽然被人敲響,隨后傳來個動聽的聲音:“二兄,樂郎君在你這邊么?”聽聲音就知道,正是李家九娘。李世民此時正事已經談完,不需要再保密,當下應了一聲讓妹妹進來。李嫣依舊是穿著胡服窄袖收拾得干凈利落,一見徐樂就笑道:“我去校場尋你,宋寶說你被二郎叫走

    了,果然不差。你們的公事可是談完了?來,我們該去練武了!二郎你也是,咱們今日比比看,我就不信你每次都能贏我。”自從徐樂到了晉陽,李嫣便多了個消遣:隨著李世民一道,同徐樂練武。李世民自己喜好武藝,之前就以家將李豹為師學習刀矛弓馬。徐樂的手段遠在李豹之上,李世民

    自然不會放過這等名師,隨其習練本領也是情理中事。李嫣平素好打抱不平,行事有俠客風范,但終究是個女兒身,廝殺對壘并非所長。也就是行圍采獵練就的箭術勉強拿的出手,其余本領都是花拳繡腿,無非是練出來好看

    ,于臨陣交鋒并無用處。之前她對于練武也沒什么興致,直到徐樂到來,她便也跟在李世民身后,一板一眼向徐樂討教武藝,偶爾還和李世民對打操練。女子之身終究不是男人對手,兄妹較量每次都是兄長勝出,可李嫣屢敗屢戰,每日樂此不疲,只是讓徐樂大傷腦筋。畢竟小狼女步離每當看到自己教授李嫣武藝就怒目橫

    眉的,乃至對自己都沒好臉色,這又是圖什么?今日因為談及軍務又涉及到李家兄弟之爭,李世民和徐樂都忘了習武這檔子事,沒想到李嫣還記得清楚。李世民一笑:“我和樂郎君有正事,這習武的事只好先放一放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李嫣聽到正事眼睛一亮:“我其實早就知道了,大人給二郎來了軍令是不是?你們又要去打仗了?我方才故意說練武,就是怕二郎騙我!這下你可賴不掉了吧?”李世民這才知道,自己居然中了九娘的計策,頗有些哭笑不得。“我幾曾賴過什么?大人確實傳了軍令,而且命令很急,行軍司馬已經下去準備,明日就要出兵。我這里還

    有許多事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莫急著趕人,且說說看,到底是什么是?莫不是大郎戰不過那魚俱羅?”晉陽城中世家子弟眾多,其中男子占多數,但也有些世家女居于城中。她們同樣耳聰目明消息靈通,于前線之事雖然所知不夠詳細,但是魚俱羅在蒲津的消息,已經傳到

    了晉陽。李嫣也是聽過魚無敵這綽號的,因此一猜就中。等到得知李世民要帶兵去戰魚俱羅,她竟然比誰都興奮,吵吵嚷嚷著:“好啊!早就聽說魚無敵的名號,這回正好見見他長什么樣子。說真的,我還不曾見過目生重瞳之人,不曉得那樣的眼睛是什么樣子。樂郎君你的本領這么好,又在少壯,

    肯定能勝過魚俱羅的對不對?”

    不容徐樂作答,李世民搶先道:“樂郎君自然不是魚俱羅能敵,可是這與你有什么相干?此番出兵乃是我和樂郎君帶兵前往,你休要添亂。”“大人確實未曾命我隨軍出戰,可是裴阿叔前往馬邑時,大人也未曾讓我和嫂嫂跟隨,我們不還是自己去了?這次還是像上次一樣,你們帶兵在前,我帶家將在后就是了。

    又能添什么亂?上次要不是有我和嫂嫂在,裴阿叔又怎肯答應出兵?二郎莫非要過河拆橋?”李世民也得承認,前次要不是李嫣和夫人,裴寂絕對不會派兵前往惡虎口。雖然徐樂和玄甲騎苦戰奪寨乃是首功,可若是沒有侯君集從后掩殺讓突厥兵馬顧此失彼,想要

    攻破最后一處軍寨活捉執必思力也不是易事。哪怕最后能得手,也不知要死傷多少人命,更別說能否搶在執必落落到來之前攻占軍寨更是毫無把握。李嫣有大姐撐腰,可不是個好惹的主,搞不好就要大鬧一場。可是軍國大事不可兒戲,怎容她胡鬧?此次出兵不同于之前前往惡虎口,那是裴寂帶兵接自己回家,這回卻

    是真殺實戰,帶九娘前去又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就在他左右為難之時,忽然門外傳來長孫音的聲音:“離著多遠就聽到九娘的聲音了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李嫣大喜,高聲叫道:“嫂嫂這廂來!二郎不講道理,不肯帶我去前敵觀陣,你來說說看,我們兩個誰說得對!”
买足球竞彩有什么技巧